聶耳上海故居

2011年11月9日1510

      國歌《義勇軍進行曲》是中華民族的魂魄。她的曲作者,人民音樂家聶耳的名字是每一個愛國者心中的神圣。幾十年來,人們懷念他的時候,又都想知道他是在何處為《義勇軍進行曲》譜寫了這樣雄壯激昂的旋律?他的居處又在哪里?對絕大部分人來說,這些確實是謎一般的歷史。除極少數與聶耳有過交往的文藝界資深人士外,外界很少有人知道,實際上也沒有對外公開過。隨著時代的發展,人們對歷史文化遺產的重視,人們越來越關注起聶耳在上海的舊居與國歌寫作處。最近,一些知情人經中外媒體透露出,聶耳舊居即國歌寫作處就在虹口區公平路185弄同春里86號二樓后廂房。在這春光明媚的四月天,我走進聶耳上海故居。

02 03

從外面看聶耳故居

07 04

客廳

06

室內布置

05 08 10 11

臥室擺設

09

       聶耳(1912-1935),原名聶守信,字子義(亦作紫藝),漢族,云南玉溪人。中國音樂家。他從小家境貧寒,對勞苦大眾有深厚的感情,他在有限的生命中創作了數十首革命歌曲,他的一系列作品,正是共產黨領導的人民革命的產物。聶耳開辟了中國新音樂的道路,是中國無產階級革命音樂先驅。聶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作曲者。另外由趙丹主演的影片《聶耳》在1959年上映后也受到廣大觀眾的好評,這部電影是新中國第一部音樂傳記片。

01

聶耳石像

12

       這是典型的上海石庫門里弄建筑。室內光線很暗,白天需開燈照明,木制的樓梯將我帶上二樓。我站在了二樓后廂房的門前,心中感慨萬端。這間后廂房就是聶耳的居住處,在這個不足20平方米的房間里,在那盞15瓦的電燈下,更是在那屋外風雨如磐的暗夜里,聶耳完成了《義勇軍進行曲》的作曲。聶耳當年的老鄰居及他們的后代告訴我,這間房間原北向開窗,后人又增開了東窗;樓上還有一個曬臺,聶耳當年經常站在曬臺上練習小提琴。曬臺原先的鐵質欄桿現在已更換為磚質護欄,旁邊還設有老虎天窗。舊居完整地保存了歷史的原樣,地板、墻板、房門、曬臺鐵樓梯等均為原物。下樓后,我站在門前,端詳著。雖然整座建筑是石庫門的風格,但體積要比同類建筑高敞,暗紅色的板墻很有特點。據一位老人介紹,這座房子原先是云南駐滬的一家商號,名曰“云豐申莊”。聶耳住到這里可能因為是云南老鄉有關。雖然舊居尚未掛牌,但住在這附近的居民們都為自己是聶耳的鄰居而倍感自豪與榮幸,他們向慕名前來的參觀者講述聶耳,講述曬臺上飄出的琴聲,傾訴著對人民音樂家的懷念之情。
       公平路聶耳舊居靠近東大名路口,向東是楊樹浦工業區,集中了數十家大型紡織廠。當年聶耳創作描寫紡織女工生活的組歌《新的女性》與《碼頭工人歌》就從這里去滬東紗廠與附近的碼頭下生活。公平路西側的匯山碼頭,以前是外輪碼頭,聶耳從云南來上海,就是從這里上的岸;他也是從這里踏上赴日本的不歸之路。聶耳舊居及《義勇軍進行曲》旋律誕生處,已經成為重要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,受到了各界的關注。中央電視臺、遼寧電視臺,日本友人,《聶耳——閃光的生涯(聶耳傳記)》的作者,著名作家齊藤孝治,上海市文化局老領導、著名作曲家孟波等新聞媒體與知名人士紛紛向社會介紹報道,人們紛紛提出議案,要求保護這處重要的歷史遺址。隨著北外灘規劃的啟動,人們越來越關注這幢有著深遠意義的建筑今后的命運,我們有理由相信它會得到妥善的保存。我按耐住內心的激動,用手中的畫筆記錄,描繪下這幢建筑,為自己的感動和激情,更為明天,作一個有紀念意義的留存。

       他是天才的音樂家,又是革命者。恰恰因為后者,才能出現前者輝煌   “文以載道,詩以言志,樂乃心聲”。聶耳本人乃至他那些激越高昂的不朽作品[1],都是那個特定的民族危亡時代所造就。那些鏗鏘有力的音符,也都是當時環境下人民的心聲。日本侵華和國內抗日群眾運動的風雨,在他心中激起澎湃的心潮,音樂與革命從此結合到一起。1932年,上海“一二八”事變爆發的十天后,即2月7日,在外面隆隆炮聲可聞、難民在街上到處流離奔走哭喊的環境中,聶耳在日記中首次提出“怎樣去做革命的音樂”。聶耳是一個天才的音樂家,又是一個革命者,而且恰恰因為后者,才能出現前者的輝煌。   《義勇軍進行曲》在銀幕上首次響起時,不幸正逢聶耳去世,但這支歌作為民族革命的號角響徹了中華大地,還享譽全球。在反法西斯戰爭中,英、美、印等許多國家電臺經常播放此歌。戰爭結束前夕,美國國務院還批準將其列入《盟軍勝利凱旋之歌》中。新中國成立前夕征集國歌時,周恩來就提出用這首歌,并在新政協會上一致通過。在1949年的開國大典和此后每年的國慶節,聶耳譜出的樂章都雄壯地奏響,這足以告慰亡逝于異國的英靈。

0 0

一本道在线综合久合合,有码一本道在线综合2019,国产高清线观看网站,白白在线线观看视频